評論:

看了許久, 令人有些眼花撩亂;

到底是超級釘子戶? 還是政府迫害人民?

只看到---

#集會抗爭的訴求,只看到"不要拆遷",不要拆遷大埔剩下的那幾戶;

#只看到集合了一些居民、集合了一些學生坐在那邊抗議

#還用了一些警察及一些警車等資源

#還有媒體不小版面的圖片、報導

今天才知道,這麼大陣仗,只是在處理四戶人家的問題,動用了這麼多資源(警力、廣告花費、媒體資源、公務員的處理時間、附近居民的生活品質....),竟然只為了四戶居民!!!

可見,這中間不是存在了政府迫害百姓,就是遇到了超級釘子戶了!!!!呵呵,有一方必須要對人民的納稅錢負責!!!

分開來說吧:

一、如果是政府迫害百姓, 抗爭的訴求, 應該是迫害為重點,抗爭民眾與支援團體要把重點列出來,到底重點在哪裡???列出來、喊出來, 才會有更多的正義之士出來聲援與支援; 只要有一戶受害,相信沒有人能允許政府放任, 遑論四戶!!!只是,到目前為止,我們都沒有清楚的看到"迫害的重點"到底在哪裡????

     如果說不清楚,我們就要反問了:浪費了這麼多的資源,誰來賠???

     如果說,訴求就是"不要拆",請說清楚,為什麼不要拆?憑什麼不要拆? 為什麼別人拆了,你不拆? 當然不能只說,因為這是我住了N年的房子了,我對這房子有感情..之類的。

 

二、如果是超級釘子戶, 那就明顯是政府的問題了,為何搞了這麼久還拆不掉??? 中間浪費了多少納稅人的錢???!!! 還要負上說不清楚的責任,讓社會資源倒向抗爭民眾; 當然,對於這個釘子戶,政府不只是拆遷, 還必須進行求償,否則浪費掉的錢誰來賠????

 

三、如果整個大埔拆遷案還牽涉到其他不公不義的事情, 例如政府或官員為了圖利而進行拆遷、或是過程中另外發現的有違公義的事件,政府應另案處理,進行徹查,絕不可姑息放任,當然也不可混在一起打混仗就是。還有,"今天拆大埔  明天拆政府"這種恐嚇威脅的言論與舉動,是絕對要徹底查辦,給社會一個交代的,不可放任造成社會暴戾之氣!!!

 

以下是蒐集的相關報導,真的是說得不清不楚!!!

 

 

家園沒了 自救會擬循法律途徑爭權益

楊以諾 吳詩禹 林敬祐 苗栗】

苗栗縣政府今天出動大批員警以及大型機具,強制拆除大埔4戶房屋,張藥房經過縣府的強制拆除已經夷為平地,朱樹家門旁的鐵皮屋也可看見鋼筋外露,得知家園 被怪手摧毀,張藥房的彭秀春一度昏倒,雖然家沒了,但他們表示將循法律途徑,捍衛自己的居住權益,希望司法還給他們一個公道。

位於仁愛路與公義路交叉路口的張藥房,原本有5層樓高,苗栗縣政府以影響行車安全,容易發生交通事故為由,用大型機具夷為平地,同樣被視為行車死角的朱樹家門旁的鐵皮屋,經過拆除可見鋼筋外露,居民既無奈又痛心。

大埔自救會成員 朱炳坤:「他自己的責任自己扛,以後發生的事情,他責任自己扛,搞得國家滅亡,也不關我的事,弄得家不成家、國不成國。」

大埔自救會成員 柯成福:「他今天用強制的手段來拆除我們的房子,人民很痛苦,少數人就可以決定我們的土地與房子。」

4戶居民,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家園與心血,就這樣沒了,自救會成員表示,還是會繼續捍衛,自己的居住權益,並希望司法還給他們公道。

大埔自救會成員 黃坤裕:「說我們違反四原則,哪個四原則,我們沒有違反公共安全,道路安全也沒有,有擋到他什麼,沒有,有,唯一擋到苗栗縣政府的財路。」

苗栗縣政府強行拆除,不僅是毀壞居民家園,大埔4戶連僅存一絲絲的希望,隨著拆遷動作進行也都幻滅了,因此結束北上抗爭後,聲援民眾以及自救會成員也陸續都回到竹南靜坐抗爭,希望政府還他們公道。

 

總統府潑漆 楊儒門:今天拆大埔 明天拆政府

新頭殼newtalk2013.07.19 林朝億/台北報導

對於苗栗縣政府昨(18)日趁大埔自救會北上向總統府陳情時,偷偷拆了4戶拒遷戶,「白米炸彈客」楊儒門與李建誠兩人昨天傍晚到總統府前潑紅漆,抗議中央政府漠視苗栗縣長劉政鴻強拆大埔。兩人隨即遭憲兵逮捕,並以侮辱公署罪移送法辦。

「248農學市集」創辦人楊儒門、李建誠兩人約於6時30分左右,各拎著一桶紅色油漆,前往總統府前潑漆抗議。當兩人將手中未開封油漆桶,奮力往總統府正 門口丟擲約15公尺濺開後,隨即遭現場憲兵、警員逮捕。在警方以侮辱公署罪移送地檢署前,楊儒門面對媒體則說,「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

 

苗縣刊廣告 拒遷戶批浪費資源

 

苗栗縣政府昨天在四大報頭版刊登廣告,批評拒遷戶影響交通安全,今天大埔自救會發言人葉秀桃反駁,仁愛路本來就只是服務道路,不是給拖車或大卡車走的,為了小小四坪的土地,浪費這麼多縣府資源,好像共產社會搞鬥爭一樣,她心裡覺得很難過。

大埔四戶到底拆不拆?苗栗縣政府向地主們做問卷調查,表態是要維護"大多數地主"的權益,希望支持拆遷戶能作為他們的後盾。立委出面打抱不平,尤其苗栗縣政府還大動作在四大報刊登廣告,點明拒遷戶是交通死角,讓當事人很不滿。

不過,大埔里召開臨時里民大會,支持縣政府趕快拆剩下的四戶,而縣長劉政鴻也不諱言,拆掉才有錢入庫。外界壓力讓葉秀桃幾乎掉下眼淚,立委還質疑苗栗縣政府的背後動機。

大埔事件延燒至今,縣府和拒遷戶之間不但沒交集,鴻溝卻是越來越大。

 

趁人之危? 劉政鴻:老天賜我機會

中國時報【陳慶居、徐養齡、黎薇、江詩筑╱苗栗報導】

大埔拆遷爭議迄今逾三年,苗栗縣政府十八日於大埔四戶及聲援團體北上總統府告官之際,出動優勢警力及重機具等拆除張藥房等建物。縣長劉政鴻稱,反正都要拆,為減少支持者面對拆遷不願離開發生衝突、受傷,「這是老天賜給我的機會」。

張藥房屋主妻子彭秀春昨上午七時就隨自救會及農陣成員北上總統府陳情,張藥房僅少數聲援的農村陣線學生留守。聲援學生強調,前一晚即得知可能被拆,仍要勇敢守住家園。

劉政鴻說,原本預定七月廿二日要拆屋,考量到雙方恐因對峙、抗爭發生流血衝突,前晚得知大埔四戶及聲援團體,選擇與議長游忠鈿及縣議員、大埔鄉親等北上立法院說明會同一天,當下決定提前拆屋。

「怎能說我趁人之危?」劉政鴻認為,這個時機點可以減少流血衝突,也是執行拆遷的處理原則,得以減少社會成本,「這四戶是遲早都要拆」,但若縣府強行拆除,勢必造成流血事件,剛好居民、陳抗團體都北上,是拆除的最好時機。

面對外界質疑曾承諾在拆遷之前會和四戶做良好的溝通,劉政鴻表示,曾多次向張藥房等屋主表達善意,當初得知張森文生病時,有請行政處長何文德等人到醫院探望,但不得其門而入,且台灣農村陣線加入後,溝通管道就斷了。

為聲援縣府拆除大埔拒遷戶,縣議會昨包下四輛遊覽車、動員一百多位當地居民到場。苗栗縣議會議長游忠鈿說,這四戶妨礙了地方的發展,也確實非拆不可,議會是以公正公平的角度來監督,希望外界能夠諒解。

大埔里長鄭文進也激動地說,他最清楚四戶拒遷戶的情況,張藥局位於道路死角,「不要說聯結車,連摩托車都不能轉」,三角窗已經被佔用三十年,光靠租婚紗店面就賺了幾百萬,附近還有豪宅,痛批拒遷戶「趁火打劫,這樣有理嗎?」

國民黨立委陳超明到場聲援,他說,「三十九戶都已經拆了,四戶不拆是不合理的」,如果不能拆,「那三十九戶等於是傻瓜了?」苗栗縣府動手拆除是才符合社會公平正義,並顧及地方繁榮發展。

DA_PU 

趁民眾北上拆大埔 蔡培慧落淚:召喚革命

新頭殼newtalk 2013.07.18 林怡嫺/台北報導

 

為守護大埔4戶,苗栗縣各地自救會今(18)日上午前來總統府集體「告官」,列舉苗栗縣長劉政鴻任內的「魚肉鄉里10大案」,要求總統馬英九儘速嚴 辦劉政鴻等一幫「土豪劣紳」,以彰公義。趁民眾北上陳情,苗栗縣政府今日上午強拆大埔拒遷戶,對此,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怒斥,縣府趁著鄉親動員北上 抗議,派遣大批警力前往大埔現場強拆,若是中央仍要繼續縱容苗縣府,就是在「召喚革命」。

 

蔡培慧落淚表示,目前已有怪手進入大埔,甚至苗栗警方偷偷摸摸地不搭警備車,竟然改搭遊覽車進入現場,據現場消息,現在有多位學生和居民遭警察強制驅離。

 

蔡培慧怒斥,劉政鴻現在拆遷大埔4戶都是不合理、不合法,若是中央仍要繼續縱容,就是在召喚革命,公然向所有人民挑戰,若中央政府再持續漠視,台灣未來將不只有1個大埔,會有更多人受害。

不滿苗栗縣政府的強拆行動,農陣率領多名聲援者和居民坐在凱達格蘭大道中間怒喊,「官逼民反、抗爭有理」,警方已舉牌警告,目前抗議群眾已遭驅離。

DA_PU0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痞客邦的生活

幸福的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at
  • 二十年前,北二高擴建,位於附近的我們家被徵收,政府以現值計算徵收給了90幾萬,接下來就是自家的問題,開始找房,換學校,負擔每個月2萬5的房貸(單親家族),政府成功做了建設,而被徵收的人留下什麼?大埔事件沒什麼,人類就是這樣過生活的,跟公權對抗就是等你有權再說,誰權大誰就占上風,認清人的本質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